北京朝阳医院被砍医生陶勇往事上热搜!不到40岁,他有多优秀?

据媒体披露,此次伤医事件中的一名受伤医护人员名为陶勇,是北京朝阳医院眼科主任医师。

北京朝阳医院官网专家出诊信息显示,陶勇为周一(1月20日)下午出诊。

据医院网站介绍,陶勇除了是眼科主任医师,还是博士生导师、教授、博士;擅长葡萄膜炎及眼底病。

官网资料还显示,陶勇目前获省部级成果奖励3项,已发表SCI论文57篇,中文核心期刊论文26篇,主持国际科研基金4项、国家级科研基金2项,省部级/市级科研基金2项,获国家专利3项。此外,陶勇还先后获得西城区百名英才称号、第二届医药卫生界“生命英雄”-“探索之星”奖、2015首都十大杰出青年医生称号。

针对陶勇获得的上述成果,多名医生在社交媒体上表示,这对于一名年龄不到40岁的医生来说极不容易。而关于“培养一个医生有多难”的话题还因此在微博引发热议。

就在几天前,陶勇医生还在微博回应患者的感谢信时说了一句话:“有时治愈,常常帮助,总是安慰”。

而这封感谢信的最后一句话是:“陶主任富有爱心,医德高尚,医术一流,希望陶主任一生平安。

之后,陶医生帮助病人减免费用的往事也被网友发现,还上了热搜。

无数网友在评论区刷爆:陶医生,一定要平安!

2015年,当时还在前单位的陶勇医生因为科教研取得卓越成就并获得良好患者评价,获得“2015首都十大杰出青年医生”奖。

就如何与患者建立良好关系的话题,陶勇在接受中国青年报采访时表示,对医生来说,最重要的是少抱怨,通过一些智慧和方法,减少医患交流的障碍,做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这才是医生对解决医患矛盾的实际贡献。260万医护人员,如果身边都能营造正能量的环境,就可以带动很大的能量。

陶勇的原则很简单:交流中,一定不要把患者看作对立面。“患者的目的很简单,就是想把病看好。那医生就换位思考,尽量帮助患者实现这个心愿。

以下是当时报道的节选:

陶勇出诊不仅仅局限在医院,他还去社区,也去深山老林。

陶勇曾经三次参加国家卫计委和香港健康快车慈善基金会联合举办的中华健康快车行动,为贫困患者实施免费白内障复明手术,为贫困患者实施免费白内障复明手术逾两千例。

一次,健康快车开到深山里,遇上了一位80多岁无儿无女的老太太。这位老太太白内障病情非常严重,眼睛眯成了一道缝。当地医院不给老太太做手术,又没有人陪着她去大医院做手术。

做还是不做呢?陶勇一样面临着难题:万一出事,会惹麻烦;可是不冒这个险,自己心里又愧疚,不能帮老人家实现在有生之年重见光明的愿望。“这就如同路边见到别人跌倒却不扶起来一样。”

陶勇与老太太商量,老太太特别开明:小伙子,你能帮我恢复视力,比啥都重要,做坏了也不赖你。

老太太的一只眼睛恢复了视力。她高兴地纳了很多双鞋垫送给乡里乡亲。自己没有办法出山,她就托邻居把鞋垫带给陶勇,一同带来的还有一封信。

这封信让陶勇动容:医生担心像我这样的病人会闹腾。我们不会埋怨大夫,即使做坏了,我也不会怪你。因为让你顶着风险去治了。

“很多时候,人都把对方想坏了,别人不见得都像你想的那么坏,即使帮坏了,也不一定埋怨你。陶勇说。

几乎每次出诊,陶勇都会感受到来自四面八方患者的心意。患者送的东西不值什么钱:蜂蜜、土鸡蛋、自己画的画、自己做的腊肠……

陶勇没有办法拒绝这份心意,他邀请同科室的同事一起分享这份心意。如同那位老太太纳的鞋垫一样,陶勇就把它垫在鞋里。它总会提醒你,医生这个行业是值得的。

近年来,医生高空救人、高铁救人、体育馆救人的新闻一起接一起;与此同时,暴力伤医的案件也不时发生。公众在为医者仁心感动的同时,也有必要进一步反思医患关系如何改善。面对医生的牺牲与付出,不该报以更多的理解、尊重、关爱吗?那些暴力伤医当事人,不该愧悔自责吗?医患关系的改善,需要张红医生、许向东医生的以身作则,同样需要每一名患者和每一个公民遵循规则、尊重医学、尊重医生。被仁心温暖、得仁术救治的人们,应该把感激和感动付诸行动。

唐代诗人苏拯写过一首《医人》:“我愿天地炉,多衔扁鹊身”、“自然六合内,少闻贫病人”。愿医者都有一颗仁心,愿医者仁心点燃更多人心,如此,则医者幸甚,患者幸甚,社会幸甚!

每一起暴力伤医事件的发生,都让全社会的目光再一次聚焦保护医护人员权益这个老问题。以救死扶伤为己任的医生,怎么可以在担惊受怕的氛围中工作?医患双方本是“利益共同体”,共同面对的“敌人”是疾病,患者哪能与医生为敌?如果对医疗不满意,就要对医生拳脚相向,甚至动刀子,那不仅病看不好,还会因为违法吃官司,无视医生生命,也是对自己生命不负责任。如果医院的安全环境得不到有力保障,如果自身安全得不到保护,医生又怎么可能安心为患者看病?

客观来说,同任何一个行业一样,不排除某些医生自身确实有瑕疵,医术有待提升,医德有待提高,产生医疗纠纷也是难免的事。但综合历年来的暴力伤医案,患者对于“看病”这个概念的理解有偏颇,因此在看病过程中与医生发生过争执,则是不争的事实。并不是所有疾病都能百分百治愈,很多疾病的治愈程度也有不同理解,如果对医生治疗过程及疗效产生疑问,或者因为医疗带来身心痛苦,最理智的做法,是和主治医师深入沟通,调整医疗方案。即便认定医生误诊,要么向医院投诉,要么诉诸法律,哪能自行裁决?

当然,要彻底让医患关系得到改观,还任重道远;治疗暴力伤医的顽疾,还需要再下猛药。保护手术刀,就要提前夺下暴力伤医的刀子。个案无法避免,旧的恶性循环必须打破。长远来看,一方面要加紧调整现有的医疗制度,让更多的资源下沉到更广泛的地区,缓解看病难的问题;另一方面,也要加强对民众医学素养的教育,让更多的人知道手到病除其实是很难的一件事。病,不是花了钱就肯定且必须能治好。而生命,无论是患者还是医护人员的,都需要一视同仁地敬畏和尊重。当然,针对每一起暴力伤医案,必须零容忍,以严惩达到震慑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