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秒打倒"太极拳大师" 徐晓冬:我不打假就会被弄死

来源:封面新闻  |  2017-12-07 15:24

徐晓冬接受采访

封面新闻记者 沈轶 摄影摄像 任吉军 北京报道

“万山凋敝黯无华,四面嘶鸣晃树杈。”

12月5日,大雪将至。北京,寒风吹过,路人尽皆裹紧衣物。正是这个季节,封面新闻(thecover.cn)记者见到了徐晓冬。

半年里,是第二次见到徐晓冬。他憔悴了许多,言语中,也不像之前张狂。

半年前,徐晓冬用时仅仅13秒,不仅打倒“太极拳大师”雷雷,他更想用挑战的方式,扯下传统武术“遮羞布”。

徐晓冬说,他打雷雷是因为私怨,约战传统武术,是因为被骗而心有不甘。

在徐晓冬世界里,这本是《连城诀》的故事。然而,最终没能做到。

谈及往事,徐晓冬露出一个难看的笑容。

他说,他越来越理解古龙那句“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当然,徐晓冬并不明白,哪里来的江湖事,哪里来的江湖人,又哪里来的江湖……

寒冬

“没什么讲究,想问什么,直接问。”语气轻松,和半年前一样。

徐晓冬说,他念旧,“只见对的人。别的人,我基本不见。”

一身黑色武道服,脸上也带着笑,语速很快,每一句话的重音,都落在末尾处。

半年时间不长,但徐晓冬说他经历了很多。

不过,本性如旧,徐晓冬还是半年前那个在视频里大骂“操XX”的中年男人。“没什么变化,还是那操行。”徐晓冬说。

“假头衔”、“假简历”、“私斗被严惩”、“武馆被关停”,徐晓冬一边聊天,一边搜索着有关自己的新闻,总共几十万条结果,内容大同小异,“之前更多,现在也就这些了。”

时间最近的一条,是“徐晓冬道歉”,时间2017年5月7日,距离他和雷雷的比武,只有10天。

徐晓冬说,他记得那天,“我道歉,不是因为我想低头,是我想吃饭。不道歉,说不定我的馆现在还关着。”

陪同徐晓冬者,是一个30来岁的年轻男人。徐晓冬介绍,是他的助理。

这个男人姓张。他说,“冬哥是我们公司的艺人。”

据徐晓冬介绍,他现在依然是开武馆,上私教课,“工作没变,收入还没变,以前多少,现在还多少。”

半年内,徐晓冬身陷舆论漩涡。特别是质疑声,对他来说冷如寒冬。

质疑声说,徐晓冬和雷雷的决斗,其实是联手炒作。因为这场决斗,徐晓冬一夜爆红。但如今,徐晓冬的一切依旧,谣言似乎已不攻自破。

“见过炒作半天,把自己炒得一无所有、炒得憋屈道歉、炒得回到原点的吗?”说这句话时,徐晓冬带了些情绪,有委屈,也有不甘。

梦醒

徐晓冬今年39岁。

他说,他是一个武痴,从小就酷爱习武,“这是我DNA里面的东西。”轻裘长剑、烈马狂歌,这是他的武侠梦。

武侠小说看过很多,武侠电视剧也看过很多。徐晓冬最喜欢萧峰和张无忌。

“男人嘛,都喜欢当英雄。”14、15岁时,他曾花了好几百块钱,去一个朋友那里,学会了玩双节棍。艺成出师,他很高兴。那一刻,他认为自己离梦想很近很近。

可是,此后与人一次冲突时,他被人用他的双节棍敲成了猪头。“我才发现,那玩意也就泡妞管用,真要打起架来,还不如拳头好使。”

16岁,他进入体校,学习搏击。他终于明白,真正格斗其实并不像自己想象中那样,“在那时,我就有点念头,是不是我之前相信的,全是骗人的?”

随后数年间,徐晓冬查阅资料,利用旅游机会实地寻访,然后一次次期望,一次次失望,“霍元甲没和外国人打过、黄飞鸿是个老中医、陈真?根本就没这人。再往前,明朝,50个棍僧去帮戚继光抗倭,结果给人赶回去了。”

2002年,徐晓冬和一群志同道合者,一起成立了名为“恶童军团”的MMA民间战队。

“我们在北京找人切磋,说起来都是这个派那个派的掌门,但敢打的真不多。”那一刻,本来还抱着侥幸心理认为有大师存在的徐晓冬,终于面对现实,自小的武侠梦也彻底醒了。

坐在沙发上,徐晓冬回忆着往事,手上的伤痕和老茧,泄露了他内心的苦闷,“我也想它是真的,但你倒是给我见见啊,这么多年了,我就真没见过。”

徐晓冬嘴里的“它”,就是传统武术。

复仇者

徐晓冬接受采访

和徐晓冬熟悉者,都知道他很情绪化。这一点,徐晓冬自己也认可。

在接受采访时,徐晓冬时不时手舞足蹈,还四处走动。

“冬哥是个性情中人,如在古代,就是侠客。”张助理说,但他可能忘了一个叫韩非子的人,在几千年前就说过的一句话,“侠以武犯禁”。

关于“武术”一事,徐晓冬自认被骗了几十年,作为一个“性情中人”,既然被骗了,那就要为自己讨回公道。“我开始是用嘴讨,后来发现不管用,就用拳头讨。”从此,徐晓冬化身成复仇者,为自己,也为其他受骗上当者。

2015年,中央4套《体验真功夫》节目在全国选了10个人,雷雷是其中大师之一。节目这样介绍雷雷:“虽然年纪不大,但一身高手的气质,看来雷雷是有真功夫的。”

为证明自己有真功夫,雷雷在揭幕礼,表演了徒手劈西瓜,还有“雀不飞”两项绝技。

演毕,技惊四座,央视记者称他为“十大民间武林高手”,而雷雷也挺着肚子,得意地笑纳,一派宗师风范。

笑容背后,只有少数几个人知道,“大师手里飞不起来的鸟儿是被捆上的,而受了‘内伤’的西瓜,是几个工作人员磨了一下午的成果。”

但雷雷在这个“名宿如云”的江湖里,绝不是个例,他只是个小辈,远不如那些中气十足的大师。

和一个叫闫芳的女人相比,雷雷还是个毛头小子,这个号称“最强太极推手”的大师,已经练成了沾衣十八跪的本事。

每当有人质疑闫芳的武功,她总是不争,颔首微笑:“坏了和气,伤了性命,不可不可。”于是她成了河北武协副主席、第十届石家庄市政协委员。

“看到这种人,我忍不住。”徐晓冬是一个暴脾气,所以他约战雷雷。为让雷雷应战,他曾公开抨击,最终他成功打倒了雷雷。之后,他选择去挑战更多人。这时的徐晓冬,志得意满,“我当时就一个想法,就是把这些骗子一个个都揪出来。”

为什么早发现有假,但要等多年以后才公开打假?

“其实我一直在打假,只是此前网络不发达,打假没能直播,所以也就过去了。”徐晓冬是个直肠子,“还有就是我以前需要先顾忌自己的温饱,人在照顾好自己以后,才会变得更加善良。”

江湖

在王家卫电影《一代宗师》里,有这么一句台词 ,“功夫两个字,一横一竖,对的站着,错了倒下!”

这很符合徐晓冬的准则,“大家都是江湖中人,就按照江湖规矩办事,你骗我,我就打你,大家江湖事江湖了。”

然而,这件事,最终没能了结在江湖。

5月4日,北京消防部到徐晓冬的武术馆检查工作,半个多小时后离开,而徐晓冬本人也戴着口罩与帽子现身武馆,焦急万分。当天下午,徐晓冬的微博被封,微博搜索“徐晓冬”,发现只有“根据相关法律法规,搜索结果不予显示”。

正在家养伤的雷雷,也很识趣地在接受采访时说,若用了内功,徐晓冬必死无疑!之所以没下狠手,是因为师父说“术高而不用”。

让人不知道的是,当初还有人放话,称徐晓冬破坏了江湖规矩,“身边有很多朋友都在计划干他,要么来明的,要么来暗的,毕竟他是一个人嘛。”同时,徐晓冬家人的安全也受到威胁。

内外交困,徐晓冬被迫选择道歉。

作家欧阳乾通过网络评论说:“就像《天龙八部》里写的,我们虽然打不过乔峰,但你乔峰是个契丹狗啊,你有什么资格来挑战我们中原武林?”于是乔峰名声臭了,徐晓冬也臭了。

“是我想简单了,我一直觉得,这是江湖人的事。江湖人比武,怎么能叫打架斗殴呢?”徐晓冬皱着眉头试图理清一些东西,但最终却说不明白,有点像鲁迅笔下的孔乙己。

对于自己的举动,徐晓冬并不后悔,“我打假我高兴,我还要继续打假。”徐晓冬说,如今形势,让他必须继续,“如果我不打假,就没人再支持我了,说不定哪天我就消失了。”

曾有人告诫徐晓冬:“江湖不在台上,而在台下。”

徐晓冬说,自己之前不太明白这句话,现在有点感觉了……

分 享 到
最新热点
这个夹在大国之间的神秘小国,正在悄悄望向中国
她是天后的女儿,18岁吸烟上瘾,母亲300万路虎代步而她骑自行车
一男子下车买水时忘了拉手制动,回来发现车子缓缓驶向前方
15岁女孩抢救无效死亡 深蹲对身体有哪些伤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