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办教师教网课被指“有偿补课”

来源:新京报  |  2017-01-12 03:51

史金霞手持辞职报告。

史金霞网上授课内容之一,分享阅读体验。

史金霞网上授课内容之一,点评高考作文、议论文写作。

2013年,曾在多地担任教师的史金霞,首次接触到了网络教学。三年多来,她通过在线教育平台讲授文学课程,积累了相当的人气,被称为“网红教师”。名利双收的同时,史金霞充满“市场化”的行为,与其公立学校教师身份,一度引发社会争议,并有人因此以其涉嫌“有偿补课”为名,将之举报。

去年11月,史金霞从工作6年的苏州星海实验中学辞职,离开站了23年的讲台,从此专职网络授课。昨日,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史金霞称,放弃公办教师身份,并非因为遭到举报,而是希望“换一种模式”,并影响更多人。

名师“触网”

1月11日,史金霞没有工作,选择了陪女儿。而在几个月前,这样的“自由”,是她难以想象的。

史金霞是河北保定人,1993年在保定一所乡村中学开始了自己的教师生涯。6年后,她进入保定市徐水综合高中,担任语文教师。

2007年,史金霞进入江苏张家港一所学校任教。3年后,她通过招聘,进入名校苏州星海实验中学。随后6年,她从普通教师,做到高中部语文教研组长,并收获了一长串头衔:专栏作家、《中国教育报》2012年度推动读书十大人物提名奖获得者、2016年第二届华文领读者大奖获得者。史金霞成为了学生家长口中的“名师”。

2013年,一次偶然的“触网”改变了史金霞,一位供职于某在线教育企业的朋友,向史金霞“约课”,希望她来自己所在的平台开班。时年近40岁,拥有十多年网龄的史金霞没有犹豫,答应“试一试”。

事后看来,史金霞说,那是一次还算成功的尝试。

“有偿补课”被举报

史金霞告诉记者,自己起初在网络开设公益课堂,内容主要为向学生分享阅读体验,向家长传授教育理念。多年的教育从业经历,使得此前从未有网络授课经验的史金霞“上手”很快,并积累了一批固定“听众”。每当史金霞更换教学平台,总有一些学生跟着过去,在没有新课更新的时候,甚至有人反复回看以往的课程内容。

2016年1月份,史金霞开始了收费尝试。这样的改变,她将之归结于“平台的邀请”。记者了解到,目前在一些主流网课平台,教师收费标准为每课时每人5元左右,而史金霞的收费,则要高出不少,超过10元。

史金霞的授课内容为阅读、写作、诗歌鉴赏,既有人文类通识课程,也包含高考作文辅导。

高人气和高收入,让史金霞陷入争议中。由于在各种网络平台,史金霞均使用真实头像,在其个人实名微博中,认证信息更是注明“苏州星海实验中学高中语文教师”,在质疑者眼中,史金霞违反教育部门规定,涉嫌课外“有偿补课”。

2016年8月,因受到举报,史金霞遭到学校领导“约谈”。教育主管部门希望她停止网络授课。由于不能接受这样的要求,2016年11月,史金霞向学校提出辞职,并自愿放弃事业编制。

“天大地大,东西上下,任我行。”史金霞在辞职信中写道。

■ 对话

“不因时而变会被淘汰”

辞去公职的史金霞更加忙碌了。她的生活被一个课时两节课,每节课45分钟隔开。昨天下午,利用休息间隙,史金霞接受了记者的采访。

传统教学有时反馈慢

新京报:初次接触网课,是什么心态?

史金霞:第一次接触是在2013年,朋友邀请。算来,当时我已经从事教学20年,接触互联网也有十多年了。在我看来这是一个新鲜事物,我乐于尝试,没有想太多其他的东西。

新京报:教学模式的变化,会不适应吗?

史金霞:在教学中,反馈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概念。在传统课堂教学中,出于维持课堂纪律的考虑,很多时候反馈并不及时。但在网络上,任何学生有问题,都可以随时留言,然后我根据学生的提问进行答疑,这个过程实际上是被大大强化的。因此,我没有觉得不适应,反而很喜欢这样的节奏。

新京报:跟辞职前比,工作节奏有什么变化?

史金霞:现在的生活,总的说来就是:自由、紧张、活泼。事情比在学校里多出几倍,但是可以自己决定要不要做,重要的是什么,想做的是什么。

新京报:放弃体制内的事业编制,会觉得可惜吗?

史金霞:没什么可惜的,如果一直在体制内,可能会缺乏改变的勇气。

不认为自己是“有偿补课”

新京报:如何看待“有偿补课”的质疑?

史金霞:利用自己的休息时间上课,使用自己家里的电脑和网络,并没有占用学校任何资源,也没有影响我的本职工作,我得到的是应得的劳动报酬,这不能算“有偿补课”。

新京报:辞职与被举报有关系吗?

史金霞:没有关系。去年8月份被举报后,我没有立即辞职,到了11月份才离开。而之所以辞职,是想专心把我认为有意义的事情做好。

新京报:作为一名资深教师,为什么愿意“转移阵地”?

史金霞:教育的主体是人,但是互联网时代对人的冲击很大,主要体现在学生获取信息的渠道上。我刚刚从教时,面对的学生是70后,他们的知识来源于书本,或者说,大部分来自课本。现在我面对的是90后甚至00后学生,他们的知识储备要极大丰富。作为课堂的组织者,如果不能因时而变,会被学生淘汰的。

教师网上授课能否被认定“有偿补课”?

专家称权责不清晰致其处于灰色地带

■ 追问

在质疑者看来,史金霞公开使用公办教师身份,以名校光环背书,吸引学生,其行为已经超过个人行为界限,涉嫌“有偿补课”。

一名在线教育行业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目前网络上的“名师”,多出身线下教育机构,而公立学校在职教师加入时,往往会模糊身份信息。类似史金霞这样公开“站台”的,则很少见。客观上,史金霞的名校教师身份,在初期确实会为其吸引部分原始听众。

记者注意到,早在2015年,教育部即发文严禁在职教师有偿补课。而在江苏省教育厅发布的《中小学教师违反职业道德行为处理办法》实施细则中,明确将“组织、要求学生参加校内外有偿补课,或者组织、参与校外培训机构对学生有偿补课”定性为“违反师德”。

网络授课是个人行为还是职业行为?南京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教师称,目前包括《教师法》、《教育法》、《义务教育法》在内的多项法律均无认定标准,但是作为公立学校教师,一般需要“避嫌”。

在教育专家熊丙奇看来,教育部门及学校禁止教师有偿家教这一规定本身就存在争议,而正是由于这一争议没有得到厘清,才使教师在网上授课这一新事物遭遇同样的争议。教师权责不清晰,权利、待遇没有得到很好的保障,导致有偿补课一直难以得到有效治理,也使得教师在网上授课,变为新的灰色地带。

熊丙奇表示,保障学校教学质量,需要完善学校的教学质量保障体系。他建议,教育主管部门将开发网课作为教师的工作职责之一,同时设立专项资金,资助教师开发网课,政府部门搭建网课平台,由其他学校、学生共享,达到教育公平的目的。

新京报记者 王煜

本版图片/受访者提供

分 享 到
最新热点
5岁女孩被大鹅疯狂攻击,倒地大哭,路人救了她并将鹅送去监禁
白俄罗斯最恐怖的房子,现实中的“地狱”,周围人都绕道而行
15岁女孩抢救无效死亡 深蹲对身体有哪些伤害
18岁女孩目睹4位亲人被杀, 自己被辱, 为报仇她用了15年